《正义:一场思辨之旅》:符合成本效益,就可以杀人吗?

发布时间:2020-06-10 | 作者: | 来源:http://www.205xpj.com/info_101004.html

《正义:一场思辨之旅》:符合成本效益,就可以杀人吗?

社会和政治让人充满挫折感,究竟出了什幺问题?有没有第三种可能?如果我们希望过好自己的人生,扮演良好的公民角色,就无法迴避这些问题。哈佛大学政治哲学教授桑德尔,被誉为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他所开设的「正义」课程,以其苏格拉底式的对话互动式教学,带领我们探讨了哲学当中历久不衰的问题:正义代表的是追求效用最大化,或是尊重人性尊严,还是提倡德行?道德只是计算人命以及衡量成本与效益而已吗?或者有某些道德义务与人权具有极为根本的地位,而超越于这种计算之上?

《正义:一场思辨之旅》:符合成本效益,就可以杀人吗?

最大幸福原则/功利主义

一八八四年夏季,四名英国水手受困于海上,搭着一艘小小的救生艇漂浮于南大西洋,距离陆地超过一千英里远。他们原本的船只木犀草号在一场风暴中沉没,于是他们逃上这艘救生艇,艇上只有两罐腌大头菜,而且没有淡水。杜德利是船长,史蒂芬斯是大副,布鲁克斯是水手,「全都是品格优良的人」,报纸的报导指出。

救生艇上的第四个人是船舱服务员帕克,年龄只有十七岁。他是个孤儿,这是他第一次长程航海。他不顾朋友的反对而报名参加了这趟航程,「怀着年轻人的抱负与希望」,认为这趟旅程将会让他由男孩成长为男人。可惜事与愿违。

在救生艇上,这四名受困的水手望着海平线,希望会有一艘船只经过而把他们救起来。在头三天,他们每人都只吃少量的大头菜。第四天,他们抓到了一只海龟。他们在接下来几天靠着那只海龟还有剩下的大头菜勉强维生。接着,在后续的八天里完全没有东西吃。

到了这时候,船舱服务员帕克已经躺在救生艇的角落。他不顾其他人的忠告而喝了海水,结果因此感到身体不适,看起来似乎已经奄奄一息。在他们受困于海上的第十九天,船长杜德利提议抽籤决定牺牲哪个人的性命让其他人存活下来。不过,布鲁克斯拒绝这项提议,于是也就没有抽籤。

又过了一天,还是没有任何船只出现。杜德利要求布鲁克斯别开目光,然后向史蒂芬斯示意他们必须杀了帕克。杜德利为帕克祈祷,接着对他说他的人生已经走到尽头,随即用一把小刀刺进他的颈动脉而杀了他。这时布鲁克斯也扬弃良心反对的态度,共同分享了这恐怖的佳餚。在接下来的四天里,这三人就靠着食用那名船舱服务员的血肉维生。

在这之后,他们才获得了救援。杜德利在他的日记里描述了获救过程,用词委婉得令人吃惊:「第二十四天,就在我们吃早餐的时侯,」终于出现了一艘船。这三名倖存者被救了起来。回到英国之后,他们遭到逮捕接受审判。布鲁克斯转任国家的证人,杜德利与史蒂芬斯则是上法庭受审。他们坦然承认自己杀害并且吃了帕克。他们声称自己是出于必要才这幺做。

假设你是法官,你会做出什幺样的判决?为了简化问题,暂且不理会法律规定,假设你只须决定杀害那名船舱服务员是否为道德上可以接受的事情。

辩方最具充分理由的论点是,由于当时情况危急,因此必须杀害一人以保全三人的性命。假如没有人遭到杀害分食,这四人可能都活不下来。身体衰弱又不适的帕克是合理的选择对象,因为他本来大概就活不了多久了。此外,与杜德利和史蒂芬斯不同的是,他没有需要照料的家人,他的死亡并没有导致任何人所需的支持遭到剥夺,也没有留下哀痛的妻儿和子女。

这个论点至少可以有两项反对主张:

第一,我们可以探问,杀害船舱服务员所带来的整体效益是否真的高于成本。就算把因此获得挽救的性命以及倖存者和家人所感到的快乐全部计算进去,容许这幺一项杀人行为仍可能对整体社会造成不良后果,例如削弱反对杀人行为的规範,或者提高一般人滥用私刑的倾向,或是导致此后的船长难以招募船舱服务员。

第二,就算经过各种考量后发现这幺做的效益确实高于成本,我们内心难道不会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感受,觉得杀害且食用一名毫无抵抗能力的船舱服务员是错误的行为,而且其背后的理由不仅限于对社会成本与效益的计算?以这种方式使用一个人,利用他的脆弱状态、在没有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夺走其性命,就算对别人有益,难道不仍然是一种错误的行为?

只要是对杜德利与史蒂芬斯的行为感到惊骇的人,一定会觉得第一项反对主张过于微弱。这项主张接受了道德仅是衡量成本与效益的功利主义假设,而未能以较为完整的观点认知行为造成的社会后果。

如果杀害船舱服务员应当引起道德愤慨,第二项反对主张就比较切中要害。这项主张反对正确的选择纯粹只是计算后果(亦即计算成本与效益)而得出的结论,且认为道德带有其他意义—涉及人类互相对待的适当方式。

这两种思考方式阐释了两种看待正义的对立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一项行为的道德性纯粹只取决于其所造成的后果,正确的选择就是在整体考量下能够造就最佳状态的行为。第二种观点认为,我们在道德上不该只关注后果,有些义务与权利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其理由独立于社会后果之外。

为了釐清救生艇案例,以及我们经常面临的其他许多不这幺极端的两难状况,我们必须探究道德与政治哲学中的几个重大问题:道德只是计算活命人数以及衡量成本与效益而已吗?或者有某些道德义务与人权具有极为根本的地位,而超越于这种计算之上?此外,如果有些权利具有这样的根本性,不论是自然的、神圣的、不可剥夺的,或是定言的,要怎幺辨识出这些权利?而且,是什幺原因使得这些权利具有根本性?

书名:《正义:一场思辨之旅》出版社:先觉出版社出版日期:2018年9月作者:迈可‧桑德尔(MichaelJ.Sandel)